Lest we die unbloomed.

闌淵LanYun
歐美影視同人、原創。
Plurk:layrin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保育組 You look laughable.

You look laughable.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衍生 保育組(Newt/Credence無差)


皮帶甩動的聲音在他的耳邊徘徊不去,一道道深紅的傷痕烙印在他的肌膚上,疼痛感成為了記憶,即便傷痕消失他也隨時能夠憶起巴波太太施予他的仇恨及厭惡。從過去的惡夢中驚醒,魁登斯迷茫地看著四周不知自己身在何處,直到聽見身邊原本睡得鼾熟的男人叫喚才真正清醒。


「Cre?又是噩夢?」感覺到身邊的動靜,紐特揉了揉乾澀的雙眼試著讓自己更快的清醒過來,男孩抱著膝蓋倚靠在床頭,深色的眼睛在聽到他的呼喚後逐漸由渾沌轉為清明,察覺到紐特正滿臉睏意的看著他,魁登斯慌張地道歉:「對不起吵醒你了!Mr. Scamander!」


倉皇離開地鐵站後好心的斯卡曼德先生邀請了無處可去的他一同到英國,在斯卡曼德溫和的笑容和緹娜金坦的勸說下他決定嘗試看看,失去了棲身之地的魁登斯放下美國的一切隨著一皮箱的奇獸搭上前往英國的船。


紐特一如往常地向他展開溫潤地笑容輕聲地安撫道:「嘿、沒事。我在這裡就是為了讓你做惡夢的時候不會是一個人。」

魁登斯沈默不語,脆弱的眼神動搖著幾乎要失去焦距,見他泫然欲泣的模樣紐特也跟著緊張了起來,紐特斯卡曼德一向不太擅長和人們溝通,他總是不知道該和別人說些什麼,所以他要不是沈默不語就是不小心說些不合時宜的話遭人厭煩,到了最後他甚至無法自然地和他人眼神交會。仔細想想由他來照顧脆弱敏感的魁登斯真的沒問題嗎?


「噢天!我又說錯了什麼嗎?」紐特扶著額頭小聲哀號,低下身子小心翼翼地接近魁登斯試著找出自己犯了甚麼錯:「還是你不喜歡跟我睡一張床?Credence!等等!」沒想到淚水就這麼從男孩的眼中撲簌簌地流個不停,紐特慌張的不知該如何是好時卻見年輕男孩怯生生地向他伸出雙手,帶著淚水的雙眼由下而上地望著他。


“May、may I?”


“Cre……?”


迷惑的眨了眨眼,紐特一時之間沒能理解過來,但仍舊溫和的給予回應。


“You can do everything you want.”


魁登斯的眼神飄忽不定,最後咬著牙撲進了年長男人的胸前,男孩圖下的舉動讓紐特豪無預警的靠上牆。

而魁登斯很快就後悔了,擁抱曾帶給他既溫暖卻又殘酷的記憶,他曾經有一段時間幾乎是依賴著葛雷夫先生的擁抱支撐下去的,但那個男人在最後親自揭露了他虛假的溫情,被拋下的男孩宛如置身冰原之中,一瞬間被酷寒所籠罩。


僵硬著身子進退不得甚至難以呼吸,魁登斯不知道斯卡曼達先生現在正想些什麼:不情願、厭惡或者......這一次他有可能被接納嗎?


男孩出乎預料的舉動讓奇獸飼育家有些措手不及,輕微顫抖的身體不安地靠在他的身前,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輕撫男孩腦後的捲翹短髮試著讓他放輕鬆卻感受到他一下子緊繃起來的身體,紐特不經意開口。


“Don’t worry, mommy’s here.”


“......mommy?” 魁登斯語帶困惑的重複了一次。


“......well, forget it. Please.”


見紐特尷尬得不自覺摸了摸鼻子,魁登斯忍不住彎起嘴角,捕捉到那一瞬間的紐特雙眼一亮笑了起來,受到他溫暖笑聲的感染男孩第一次毫不壓抑的笑出聲,早晨的陽光照映在他們互相擁抱的身影之間,兩人交疊的歡笑聲輕易地掃去了徘徊在空間中的陰霾。


--Fin--


Free Talk

在某種情結的驅使下後半段的對白忍不住用了英文。排版看起來有點詭異不過因為是無料、大家就讓我任性一下吧?在這之前就一直有在關注Ezra和Eddie,在看了FB中他們的演出後也理所當然地受到吸引,無論哪一個都超級優秀,當然除他們以外的其他人也是。能在掉入某個坑後立刻有這麼多然產糧的幸福生活回首一下已經是去年KSM的事了,這次也和親友們手牽手割了腿肉栽下去了,希望之後還能產出些什麼不要就此斷炊啊~


歡迎大家追縱我的噗浪一起聊天或可以到Lofter看看我的其他文章,如果能透過這份無料認識更多同好就太好了!


Plurk: layrin

Lofter: yuuchan1001


2016.12.08闌淵


评论

热度(10)

  1. 今夜我愿化作一只盯裆猫Lest we die unbloome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