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 we die unbloomed.

闌淵LanYun
歐美影視同人、原創。
Plurk:layrin

企劃/XSR/支線一/費力克斯+伊萊斯+席爾維斯特

滴答、滴答......


像是受到某種暗示,費力克斯偶爾會隨著時間流動的聲音行走,說不上什麼特技或者特別厲害的能力,他有非同尋常的耳力,也可以說是專注力,一般人從來不會注意到的細小聲音他卻能夠察覺到,不過他也因此比起常人更容易被世外之事所牽引,陳舊的廢棄建築裡總會有那麼幾個吸引他的腳步的古老指針,聆聽指針反覆規律的滴答聲響算是他不為人知的奇怪嗜好,那讓他不借助其他外物便能沉穩下來。


滴答、滴......


沈浸在指針吟唱中的思緒被突然的打斷,看來與鐘塔相連的廢棄橋墩下似乎來了不速之客,他將頭由鐘塔的狹小窗口探出,遠處的矮小身影便是擾動節奏的因子,費力克斯一向不喜歡多管閒事,然而男孩出現的地點和前進的方向在他看來十分的不妙。猶豫著是否該下去查看的同時身體已經行動了起來,直到近得能夠看清那道身影的容貌時他才下定了決心去向對方搭話。


頭戴深色扁帽的男孩懷裡揣著一部老舊的相機,樣子看上去有些侷促不安,費力克斯思索了一會兒才輕聲喊道:「你迷路了嗎?」窄小的肩頸一下子變得緊繃,男孩有些僵硬的轉過身但在看清費力克斯的衣著後又隨即放鬆了下來。


「你有什麼東西落在這裡了嗎?」見男孩不發一語,費力克斯接著問,但無論他說什麼男孩都只是搖頭卻不主動說明他的來由,揣著相機的手不安分的收緊又鬆開似乎正困擾於某件事。略感無奈的挑了挑眉,費力克斯看了眼時間決定將男孩帶回軍團:「要跟我到軍團去嗎?那裡或許有人能夠幫助你。」戴著粗繭的厚實手掌有些尷尬地向男孩伸出,這樣的情況可不是他擅長應付的領域,機械的修繕和製作僅僅需要他的技術及耐心,而安撫小孩這回事即便有了蘭希爾他還是無法做得得心應手。


幸好男孩沒有讓如此尷尬的情形繼續發展下去,這個提議總算得到了回應,棕色的眼珠透出了和剛才完全不同的光彩,小手用力的握住費力克斯的手腕看上去甚至還有些迫不及待。孩子特有的手心溫度烙在費力克斯的皮膚上令他忍不住想起年幼時總愛拉著他的手說個不停的蘭希爾,以及、以及......


甩了甩腦袋拋開過去的回憶,現在可不是自顧自地陷入毫無止境的記憶迴旋的時候,費力克斯重新整理思緒開始思索這種情況究竟該找誰幫忙不知不覺間便回到了軍團基地,然而一踏進基地那隻緊抓著他的小手立刻鬆開並且拋下行動不便的費力向著軍醫院的方向奔去。


「喂!給我等一下!」費力克斯見狀急忙追了上去,就算是小孩子也完全大意不得,木製的手杖與地面碰撞的急促聲響引起了周圍人們的注意,拄著拐杖的跛腳中年大叔追著一個小男孩跑怎麼看都十分的不妙,但人們還來不及做出什麼行動來費力克斯就先窩囊的栽了個四腳朝天,誇張淒厲的慘叫聲終於讓男孩停下了腳步。


年過四十的中年大叔就這麼將錯就錯在地上裝模作樣的撲騰著以激起男孩的同情心,該丟的臉早就丟光了,既然如此還不如丟臉到底,費力克斯自暴自棄的心想,也許是他的誠意(?)足以感動天地、也許是尚年幼的孩子還未喪失他的同情心,無論如何費力克斯的苦肉計此時此刻是奏效了,男孩折了回來,稚嫩的小臉上帶著歉意以及擔憂,然而費力克斯吃痛的表情實際上就如同商品上頭的範例圖片一樣僅供參考,而單純的男孩自然是不疑有他,他小心翼翼地向費力克斯伸出手將他拉起。


「我試著幫你的忙,所以我也希望你能夠向我坦誠。」費力克斯起身之後仍舊緊握著男孩的手腕不讓他有再度消失在自己視線範圍的機會,男孩抬起頭對上中年男子奮力表現出來的嚴肅眼神,第一次開口回應了費力克斯的問句。


「爺爺的外公曾為那座橋畫了幅圖,他說那是人們與對面土地的居民互相聯繫的大橋。」


「畫中馬車與人們曾熙熙攘攘地走在上頭,兩忙還會有七彩繽紛的小攤車。」


「這台相機是我賣報存錢從二手店買來的,他好像有個地方壞了。」


「我想幫病床上的爺爺拍一張撻座大橋的照片。」


「你能幫我修好這台相機嗎?」


手掌的力量隨著男孩尚未變聲的柔軟童音鬆了開來,然而正當他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卻發現周圍的人不知何時多了起來,並且氣氛緊繃得令他難以開口,身邊的人們對他來說並不陌生,各個都是通訊班的同事,而他們臉上的神情他也十分熟悉。


是了,跟上次蘭希爾到通訊班時一樣的氣氛。


心中的警鐘叫個不停,可那些把他看做拐帶男童的變態的同事們哪裡會給他逃脫的機會,一注意到他眼神的變化就一個接一個的撲了上來,期間還伴隨了一聲聲憤怒的嘶吼,想來自己在整個通訊班中的形象早已和變態還有禽獸等等相去不遠了。


費力克斯無力的放棄掙扎,而就在他被五花大綁準備被押進某個審訊室中的時候一張熟悉的臉龐好似沒有注意到這邊的混亂一般帶著那萬年平靜無波的淡漠眼神晃了過去,此時的費力克斯就像是受到某種刺激一般開始用力掙扎並且對不遠處的同寢室友兼同事大喊:「伊萊斯!相機!相機......嗚嗚嗚......放開......」他還來不及確認伊萊斯究竟有沒有接收到他的最後一搏就被帶往另一個轉角,而一臉懵懂的男孩則被另一個眼熟但他記不得名字的黑髮男子帶走。


後續由伊萊斯接下/o/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