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 we die unbloomed.

闌淵LanYun
歐美影視同人、原創。
Plurk:layrin

惹惱惡魔的一百種方法 100 way to drive Nightcrawler crazy

 以下是5.21歐美場發送的無料原檔內容呈現XD




藍惡魔 / 天使 掐架向歡樂短篇


惹惱惡魔的一百種方法 100 way to drive Nightcrawler crazy


文/闌淵


在與天啟一役之後藍惡魔Kurt很快地也融入了X學院那說不上平靜卻還算穩定的日常生活,除去學校時不時因為意外被摧毀的話,學院內的生活既簡單又充實,必要的課堂外他時不時跟著好兄弟Scott到處搗蛋,每回都無可避面的被X教授發現,緊接著又受到Hank語重心長的碎碎唸攻擊,而偶爾參一腳的快銀永遠都能夠假裝一切與他無關。很遺憾的青少年就是一種學不到教訓的生物,即便野獸的嘮叨再怎麼煩人、教授關愛的眼神再怎麼令人毛骨悚然他們還是十分樂於此道。不過意外的有一個人能夠阻止Scott的種種幼稚行為,那可是能夠用一個眼神避免X學院因為愚蠢的理由陷入災難的偉大女性,獨眼龍再怎麼樣亂來卻永遠會因為JeanGrey一個帶著怪責的眼神而消停,對此擁有藍皮膚的少年則抱持著樂觀的態度,誰都看得出來Scott Summers對於紅髮女孩的傾慕之意。


 


然而,他愉快的校園生活卻被一個麻煩人物硬生生地打亂。


 


「Kurt,快醒醒!我說過我的課堂不允許任何人打瞌睡。」站在講台上的高大男性用力地敲打黑板,如果他現在是藍色絨毛的野獸型態的話黑板恐怕早已承受不住他的力道了,Kurt睡眼惺忪的抬起眼來,即使他滿臉的哀怨及疲倦Hank卻絲毫沒有打算要放過他的意思更開始碎唸:「我在你這個年紀可是每天在實驗室裡工作到深更半夜隔天還能精神飽滿的上課......」藍色的手掌摀住臉龐,篤信上帝的他忍不住在心中問候了幾聲上帝。


 


喔、親愛的上帝,難不成那個倒楣天使是您派來搗亂的嗎?


 


那個有著金屬翅膀和金色捲髮的任性天使就像是定時鬧鐘一樣每個晚上都在同樣的時間跑到X學院中大鬧,最初同學們還會警戒已待並出手幫助藍惡魔擊退來勢洶洶的銀色羽翼,可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不論事情鬧得再大都沒有任何人有任何反應,他甚至一度懷疑天使是不是對大家下了藥,直到暴風女Ororo帶著一尾巴的小朋友出來看戲配宵夜他才驚覺自己原來已經被當作X學院的常設娛樂節目看待了。


 


「你就不能行行好幫我一把嗎?Storm!」藍惡魔帶著深沉的黑眼圈鬼氣森森的從暴風女身邊冒出來,有別於Jean的敏感,同樣在Ororo身邊的歡歡被他突然的出現嚇得向一旁跳開了點,而Ororo則是一如以往的淡定,她挑了挑眉像是覺得Kurt的話很有意思:「你怎麼會認為我幫得上你的忙呢?」Jean有些無奈的瞟了她一眼,那對細長的眼睛中所蘊藏的笑意和她嘴角微微上揚的角度無不透露出她那一點惡作劇的小心思,會過意來的歡歡也忍不住掩嘴偷笑,然而天真的Kurt卻完全沒有察覺這幾個精明女孩心中打著甚麼樣的算盤,只是眨著他紅色的通透大眼哀怨地說:「你們好歹曾經是夥伴,你應該有甚麼辦法能夠讓他別再來煩我,我猜啦......」


 


手托著下巴,Ororo故作沉思的模樣讓Kurt心中燃起了一絲希望,但她接下來的話卻讓他一頭霧水。


 


「我以為你很樂在其中,Worthington也是。」Kurt聞言不禁瞪大了眼,他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時暴風女接著說:「要說辦法也不是完全沒有,我認識的Worthington是個講道理的人,或許你可以試著和他冷靜地談一談?」扯謊的同時一臉的溫良恭儉讓就連她身邊能夠看清她真實想法的Jean都差點被她誠懇的表情說服了,單純的藍惡魔更是不疑有他,連Ororo前面那句他想不明白的話都給拋到九霄雲外去了,得到建議後Kurt黯淡的雙眼又恢復了明亮並踏著輕快的步伐去找鬼點子最多的Scott幫忙出主意。


 


----------------------------


 


午夜十二點,依照以往的規律天使再過三十分鐘就會殺進藍惡魔的房間把一切搞得天翻地覆,雖然在一整週的摧殘之下藍惡魔的房間基本上已經沒有能夠讓他搗亂的地方了,一切都已經安排妥當,整個學院就像過去的任何一個夜晚一樣在十一點以後就鮮少有人離開房間遊蕩,就連注定沒辦法好好睡覺的Kurt也待在房間中嚴陣以待。十二點二十九分,Jean用心靈感應通知他天使正在接近,過不了多久藍惡魔便能聽到金屬翅膀劃破天際的聲響,銀色羽翼的速度極快但卻快不過早有預備的藍惡魔,他還未來得及看清就被帶進了泳池中,泳池的水毫不留情地灌進他的口鼻,但很快地又被從泳池中帶離,當他緩過來後卻發現自己被關進一個完全沒有出口的玻璃方塊之中。


 


「放我出去!」Warren不斷地嘗試用他強韌又銳利的金屬翅膀重擊將他困住的玻璃方塊卻是徒勞無功,藍惡魔則盤起腿在激烈抗議的天使面前坐下,相對於翅膀主人的暴躁藍皮膚男孩就像是個世外高人一般淡然,雖然也有可能是累到沒力氣跟他較勁。見到對方冷靜的姿態天使似乎終於察覺到自己的反應有多幼稚,他安靜了下來並像面前的藍色惡魔一樣盤腿坐下等著看他到底打著什麼樣的主意。


 


過了好一陣子Kurt都只是靜靜地與他對視,基於尊嚴和氣勢的考量Warren也專注地與他互相瞪視,天知道對座的藍惡魔只是希望能讓他冷靜下來而已,但近一周沒能好好睡覺的他在精神幾乎要耗弱殆盡的狀況下令Kurt的眼神變得愈加凶惡。


 


「我聽說你是個講道理的人。」藍惡魔停頓了一下,他覺得自己的腦袋重得不得了恨不得現在就能馬上躺下睡個三天三夜,但大敵當前他還是接著說:「我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你結束這一連串的搗亂呢?」他幾乎耗盡了最後一口氣才平穩地說完這句話,然後他聽到天使發出了一聲惱人的嗤笑囂張的道:「沒想到你也挺有幽默感的啊?」這完全沒有重點的挑釁對於累到極致的藍惡魔而言一點效果都沒有,他只是繼續用他滿載著疲憊的雙眼注視著他,對方的平靜讓挑釁不成的天使有些羞惱,接著一句因衝動而脫口而出的話終於徹底激怒了多夜未眠的Kurt Wagner。


 


要我停手?不如你在上帝面前把你的惡魔尾巴吞進屁眼裡吧?


 


下一瞬間他就察覺不對勁了,打鬥時一向不帶殺氣的藍惡魔一下子產生了強大的壓迫感,他只感覺眼前一晃他的腦袋就被三隻指爪用力的壓制在牆上,嘶啞的聲音在他的身後怒吼:「顯然和你講道理沒有意義,現在你得搞清除哪些話是不能說出口的,格鬥場男孩。」箭頭尖端指向天使的肩膀,再多一秒或許就能夠廢了他囂張難搞的臂膀,然而Kurt的尾巴卻突然動彈不得了。


 


「冷靜下來!Kurt!你並不想傷害他!」Scott的聲音喚回了他的理智,除了獨眼龍外火鳳凰正用念動力箝制著他的行動,神情看上去十分辛苦,愧疚之意一下子湧上,針對尾巴的禁錮也解除了,Scott接住脫力的紅髮女孩,藍惡魔將天使帶出玻璃方塊後默默的離去。


 


原本鬧騰個沒完的天使只是安靜的看著藍惡魔落寞的單薄身影,強烈的罪惡感油然而生,惹毛這個偽善的藍色惡魔確實是他最開始的目的,但實際上他很清楚藍惡魔的善良並不是刻意裝出來的,那一天Kurt也並沒有將他的翅膀燒焦的打算,自始至終都只是自己任性的將一切歸咎於他,不論是燒焦的翅膀還是無法依約幫助天啟,直到現在他或許僅僅是感到......


 


寂寞。


 


清亮的女性聲音在他的腦中響起,他馬上看向房間中唯一的女性,而被稱為火鳳凰的Jean也正注視著他,兩人四目相交但她卻沒有再說任何的話只是讓Scott攙扶她回去休息。


--------------------------------


Warren Worthington很快地也融入了X學院那說不上平靜的卻還算穩定的日常生活,除了學校時不時因為意外被摧毀外學院內的生活既簡單又充……


 


「為什麼他會在這!」這大概能夠排上Kurt這一生中最不和善的語氣前幾名。


 


那天之後他大約睡上了三天三夜才醒來,而且在那天他反常的凶暴表現後根本沒有人敢去打擾他的睡眠,他萬萬沒想到才過了三天那個麻煩至極的倒霉天使就住到了跟他同一排的房間中還打入了他的交友圈。一眾好友全部看向了暴風女,而正愜意的品嚐潛艇堡的Ororo只是向一旁揮了揮手Warren就乖巧的代替她發言:「那天Ororo向我提出了建議......所以我索性就留下來了。」但話到嘴邊那些因為過往而產生的尷尬顯然還是存在。


 


「喔!我還以為你喜歡格鬥場裡的刺激生活?好鬥男孩!」藍惡魔的語氣不善。


 


「別再這麼叫我!」天使則一如既往的容易受到挑釁。


 


「Warren,別忘了我們說好的。」暴風女冷冷地提醒道。


 


「Kurt…...你變了......嗚嗚嗚......」獨眼龍裝模作樣地哭嚎著。


 


「真是夠了。」火鳳凰則開始懷念過去獨來獨往的日子了。


 


全文完


後記


X-Men的同人其實也不算是第一次寫,很久以前開了野獸單箭頭教授的坑卻無疾而終,因為自己都快虐哭自己所以就停筆了,而且寫出來真的有人吃嗎?第三集一看完就忍不住大喊了三聲辛格,我可以接受炮灰天使也可以接受屁孩天使,可是天使到底是領了便當還是怎樣您可不可以交代清楚啊我好方喔!!!天使如果真的死了我大概也是會大喊三聲辛格。辛格不要哭,迷妹難搞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流氓天使和善良的藍惡魔讓我無法阻止自己拉廊,不過為了天使就算是跟天啟糖爹我也照吃不誤啦!!!


 


PLURK : layrin


Lofter : yuuchan1001


 


闌淵2016.05.19


 



评论(2)

热度(33)

  1. 弗兰肯斯壳Lest we die unbloome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