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 we die unbloomed.

闌淵LanYun
歐美影視同人、原創。
Plurk:layrin

雷神索爾/神兄弟/HEY,BRO

對於索爾來說那或許僅會是一場春夢。

      洛基像貓一般攀在他的胸前,用舌頭和牙齒反覆玩弄著他被挑逗得顫慄發紅的殷紅乳珠,被枷鎖緊緊桎梏的四肢難以自制的收緊,有著一頭微鬈的漆黑長髮的男人濕軟的舌尖在他深刻的肌肉線條間輾轉消磨,考驗著他的耐性。

這旖旎的畫面令索爾忍不住回想起少年時期曾經的綺想,多少次他ㄧ邊想像著洛基眯起那雙帶著奇異風采的眼眸迷濛的注視著他,淡粉色的薄唇半啟著發出了美妙的聲音,而伴隨著身下人嚶嚶的求饒聲他總是能夠順利的抵達雲端。

不過和他的所幻想的ㄧ切大不相同的是,他的弟弟對於情事顯然比想像中更加主動且熟練,他冰冷的手指劃過他的肌膚卻在他身上留下了炙熱的溫度,現在他有一股衝動,他想要掙脫箝制著他的枷鎖將自己被這惡作劇的小貓挑起的情慾發洩在他身上,他對於女性一向溫柔,可眼前人很顯然的不需要他的留情和顧忌,不過可惜的是不論他如何出力那桎梏住他的枷鎖仍舊紋絲不動。


“Do you want me?Brother?”


伴隨著綿長甜膩的語音,洛基的氣息落在索爾的耳邊,這一刻顯得過於真實讓他開始懷疑這究竟是不是夢。

洛基早已死去,在索爾的眼中當時的洛基就像是為了向殺害母親的仇人報復而不惜犧牲性命,他也在洛基的眼中見到了悔悟,他為母親、為洛基感到欣慰,即便他的生命正在流逝。

但為什麼在洛基死後他還會夢到這樣的場景呢?年少時的綺想在第一次抱過女人後他就忘得一乾二淨了,即便在索爾眼中洛基那對有著迷幻藥ㄧ般效果的雙眼仍舊特別而美好,但他很清楚自己不該將弟弟作為幻想對象,於是他投入征戰之中與洛基拉開距離也順利的斬斷了年少躁動不安的心緒,可卻忽略了在他疏遠洛基的同時他所珍惜的少年心中產生了什麼變化,還有那些尚未被少年所察覺的來自血緣深處的黑暗意念。

「希望我放開你嗎?」洛基親吻了他的眼睛,這才讓他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間滲出的淚水,他看著洛基帶著戲謔的雙眼說不出話來,幾乎要忘記自己身處於怎麼樣的立場,那對藍色眼珠中所蘊含的是歉意以及愧疚,而被這樣的目光注視的洛基感到十分不耐,卻只能等待著索爾打破沈默,面對那樣過於直率的索爾他總是無法像往常那般巧言善辯,溢滿淚水的雙眼闔上又再度開啟,洛基一瞬間以為那片汪藍是被陽光所映照的大海,熟悉的低沈嗓音在同一瞬間將他拉回現實:「我能為你做些什麼嗎?我的兄弟。」這話令洛基忍不住不屑的撇了撇嘴,但很快地他卻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嘴角覆上了笑意。
鎖鏈崩解的聲音。接著是屬於惡作劇之神華美造作的嗓音。


「填滿我、滿足我。你能夠做到吧?我的兄弟。」


+  索爾驀的睜開雙眼,在短暫的迷茫後他認出眼前的天花板是史塔克大廈中東尼為他安排的房間,沒有阿斯嘉神殿的金色天花板和那些華美的珠寶吊燈,僅有充滿科技感的裝潢包圍著他,當然也沒有那與神殿色彩相互輝映的惡作劇王子。
他很想將前一晚的一切當作是一場夢,但可惜的是對於那一寸寸滑嫩肌膚的觸感以及包裹住他的溫暖密室他至今仍舊記憶猶新,自然還有他在洛基的身體裡衝撞時洛基攀著他的背部發出的甜美喘息。


“Brother......um,haaaaa......more......give me more......”


這些可不是以往的任何一次妄想能夠給予他的滿足及真實,他可以確定的是昨晚他所經歷的一切都是確實發生過的,至於那個原本應該早已死去的惡作劇之神為何再度出現就有待他回到阿斯嘉探個究竟,當然也順便向眾神之父稟告這件事。
然而當他再度見到他的父親,眾神之父,奧丁的時候一切都顯得怪異,他不清楚事情是什麼時候演變成這樣的,但王座上的人就像是在向他示威一般,情勢在他無從察覺的時候演變到無法收拾的局面,而在一切已成定局難以打破的此刻那人卻將一切顯露給他,那些並非破綻,而是對於局勢十拿九穩的洛基充滿惡意的挑釁罷了。


  你會為此感到憤怒嗎?

這一切。對於我所做的這一切。我的傑作。我珍愛那一切由你而起的混亂,你必須明白的是,一切都因你而起。

憤怒吧!你將因我而燃起怒火,我的存在將於你的心中變得炙熱而火紅,燒盡一切使你移開目光的事物。你的內心將只剩下憤怒及我的身影。


王座上,男人偽裝的身姿讓人難以分辨,但他眉目間刻意展現的鋒芒卻沒有被王座之前的男人所遺漏,他們的眼眸交會凝滯。

現在你打算怎麼做呢?

久違的,那抹華美而造作的聲線在雷神的腦中響起。


----------------------------------------------------------------------

獻給某人的生日賀文\o/
有點隨性就是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