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 we die unbloomed.

闌淵LanYun
歐美影視同人、原創。
Plurk:layrin

【工商】POI/Shoot小說本場販資訊及試閱



【原作】Person of Interest

【書名】Find Where Love Hides

【作者】闌淵 Lan Yun 

【封面繪者】蚯蚓 

【CP】Shoot

【規格】A5

【字數】1.5萬up

 【收錄】Find Where Love Hides (主篇) 

              Shaw↔Reese!? (靈魂交換梗短篇)            

【價格】130元

【參與場次】10.17 InFect感染Only
  

印量調查在這裡


試閱1.Find Where Love Hides節錄

「Shaw?Sameen?」歡快的女性聲音在她的耳邊呼喚著,肖不耐煩的用殘留著一點洗衣精味道的棉被裹住自己,她的生活中僅有兩件事被打斷會令她非常的不愉快,一項是睡眠,另一項則是用餐。得不到對方的回應,厚臉皮的女子索性在床邊的一角坐下,她知道這麼做的話肖肯定無法再入睡。


五分鐘後肖果然自動自發的從棉被裡頭坐了起來,慵懶的姿態帶著貓科一般的柔軟卻又不失凌厲,一邊揉著因為睏意和乾燥而睜不開的雙眼,她用有些低沉且帶著沙啞的聲音道:「如果妳沒辦法給我個能讓我滿意的理由的話妳最好現在就自動從我家滾出去。」早晨的低血壓讓肖的脾氣相比平時更加暴躁了至少一倍,根向後一躺正好就將頭落在了她盤起的腿間,仰望著肖蹙起的眉頭心情似乎又更加愉快了一分。她認為這是屬於肖的愛的表現,反社會人格並不明白什麼叫做愛更不可能會有出於愛的行動,但她很清楚這已經踰越了肖的底線了。當然,這是針對一般對象,自己可不是一般對象。沒有別人能夠比她們更適合彼此,根在這一點上有十足的信心,並且她也相信肖和她有同樣的感覺。


「我相信妳會喜歡的。」將手搭上肖線條分明的頸項,根用手指輕輕的撫摸那些凸顯出主人精悍特質的突起一邊接著說:「Mechine要我找妳幫忙。」接著果不其然的被肖用那隻戴著粗繭的精瘦手掌給拍了開來,睡亂的黑棕色長髮被隨意的束在腦後,表情淡漠的瞥了一眼根帶著笑的明亮雙眼,絲毫不顧慮對方完全倚靠著她的身體肖無預警的從床上站起,而根的腦袋也隨著她的動作一下子落在她原本坐的地方,衝擊讓根悶哼了聲,但她很快地又打起精神摀著發暈的腦袋掛著討好的笑臉跟著肖進浴室。


撐著幾乎要睜不開的眼皮,面無表情刷著牙的肖彷彿沒聽進根在她耳邊的喋喋不休,但實際上對方所提及關於任務的細節她都聽了進去,不出意料的又是機器那些不明所以不聽也罷的指示。和根一起行動的時候她習慣將動腦的活交給根,因為很顯然的她無法理解一個人工智慧的想法,但實際上機器所給的指示一向很有幫助,至於其他出自根個人意志的語言......她決定暫時當作沒聽到。


而當根說到了某些關鍵字時正在漱口的肖無可避免的被口中的泡沫狠狠地嗆到。


“No way!”肖將口中的泡沫漱乾淨後語氣強硬的道。
雙手搭上肖的肩膀,根將懷著笑意的雙唇貼近肖耳邊:「我知道你會的。」語氣中帶著得意與肯定,她樂呵呵的踏著輕快的步伐離開浴室。不快的對著鏡子翻了翻白眼,肖迅速的洗了把臉,出了浴室卻不見根的蹤影,並且在她的床上發現了一條上頭佈滿了櫻桃圖樣的白色無袖洋裝,想起根剛才的話她無奈的了解到那可不是出自於根本人意志的玩笑。帶著厭惡的情緒用手指將不屬於她的洋裝拎起,她有些不確定機器的意圖。正當她內心天人交戰著穿上這件甜膩洋裝的必要性時汽車的喇叭聲自窗外傳來,肖向外探頭便看到一輛寶藍色家庭轎車停在樓下,自開啟的窗口探出頭的是不久前還在她耳邊消費她的褐髮女性,見到那張明朗的笑容讓此時的肖感到更加的不快,啪的一聲,她斷然將窗戶關上。


見到肖離開窗邊的身影,根放鬆的將背靠上椅背。就同以往一樣她並不清楚上帝的用意是什麼,但她們都很清楚即便心不甘情不願的,肖只要明白這是出自機器的指示她就會照做,並且以她執拗的性子可不會允許自己敗在一條洋裝上,即使那是一條她一輩子都不可能主動多看一眼的洋裝,而關於那些根刻意在肖耳邊發音的關鍵字......


「我需要你甜美的笑容。」根是這麼說的,一時之間肖還無法確定根話語中的自稱詞是代表著誰。


轎車平穩地行駛在道路上,肖就像往常一樣慵懶的倚在窗邊,但今天她的眼神卻比平時多上了一分的焦躁,這不對勁的任務指示讓她難得的感到不安,這對於反社會人格的她而言是非常難得的情況,她不記得上次有這樣的情緒是多久之前的事了,現在所能夠確定的僅有那個臉上掛著歡快笑容哼著歌偶爾還會偷瞄她幾眼的女人有多麼想吃拳頭。


感受到肖充滿敵意的眼神根苦笑著聳起肩道:「別用這麼可怕的眼神看我嘛......」但這可一點也藏不起她語氣中的雀躍。當機器給予她這個指示時她就有些興奮,顏色鮮豔的洋裝和甜美的笑容一向都是由她來展現而不是肖,但她知道那些元素若是放在肖的身上也會同樣美好,看著肖萬分不情願卻仍為了任務乖乖照做的樣子她就覺得自己越發拿這個可愛強悍的女人毫無辦法。像是突然想到什麼,根將車子靠向路邊停了下來,側過修長的腰身從後座拿了一袋用紙袋裝著的食物,而肖也馬上認出那是她常吃的速食店的專用紙袋。拎著紙袋在肖的眼前晃了晃,修得細長的眉毛向上挑了挑就像在問她:「要吃嗎?」,肖見狀手一伸就要搶走根手上的紙袋卻落了個空,根將拿著紙袋的手藏在背後另一隻手的食指則對著她搖了搖:「嘿、我們先來演練一下好嗎?」歪著頭就像是在安撫性格凶暴的野生動物一般露出討好的表情試著讓對方放下戒心。


面無表情的挑高眉頭,肖的眼神就像是在說:「妳是認真的嗎?」關於那個「演練」的主題肖當然清楚根所指的是甚麼,可她才不會為了一頓飯而照著她的話做。根也絕不是不明白她的個性,要說理由的話這或許只是面對肖長久以來的壞習慣。她總是毫不猶豫地將自己對於肖的執著表現出來,但又同時算計著要怎麼樣閃躲那之後來自肖的回應,而事實上肖也從沒有打算認真的表達什麼,面對根那種自相矛盾的無意義行為她只是善解人意的當作自己完全沒有察覺到......哦、正確來說她只是懶得理會。


「只是個玩笑。」扯開嘴角,根將圓潤大眼瞇得極細一邊將手上的紙袋交給肖,緊接在紙袋之後的是一只文件夾,豪邁的一口咬下手中的起司牛肉漢堡,肖用另一隻手翻看著根遞過來的目標檔案。

試閱2.Shaw↔Reese!?節錄

肖的樣子很不對勁。
今天的肖和以往很不一樣,根說不上來是怎麼回事,但她總覺得不太想像以往那樣去親近她,就像她對某個人的感覺一樣,根扠著腰在專心保養槍枝的肖身後皺著眉仔細思量著這種怪異的感覺到底是從何而來,問題絕不是在於「她」此時此刻正在做的事情上,黑色的細肩背心包覆住豐滿的胸部和柔韌的腰肢,活動中的手臂上那些淡淡的肌理若隱若現,黑色的眼珠有些溼潤......溼潤?這可不是她慵懶而銳利的肖會有的眼神,腦中浮現了一些幾乎不可能的猜測,最後她總算掙扎著開口喚道:「......Sameen?」同時眼前人的肩膀激烈的一震, 不自在的縮起肩膀慢吞吞的回應"......Uh,Root......Hi?" 語氣中帶著些許的不確定及心虛,這讓根心中的疑竇更加高漲。


「為什麼背對著我?」她將雙手放上肖緊繃的肩頭,手掌所感受到的是一如平時的結實觸感,但她的表現卻極度的不自然,輕輕的揉按著肖肩窩的肌肉,臉上的笑容燦爛話語中卻帶著試探:「妳的肩膀還真僵硬。」肩膀上恰到好處的按摩力道一點也沒有讓肖感到放鬆,一下子拉近的距離令她比剛才更加的不知所措:「什......有、有嗎?」


節奏稍遲半拍的熟悉腳步聲傳來,肖的心中燃起了一些希望之火,她需要有個人能夠引開根的注意力,然而情況並沒有她所想那般的順利。


「Mr.Reese,我想......Sa、Sammmmantha!?」原本將視線專注在手上書本的芬奇在抬起頭的瞬間張大了嘴巴,肖見狀馬上打斷芬奇形同自殺般的顫抖長音急迫的道:「Finch!Reese剛才帶著Bear散步去了!」


「呃、是啊......看看我居然忘了呢!哈哈哈......」芬奇語氣尷尬並發出突兀的乾笑聲,此時肖的眼神顯得有些哀戚,看來這之後的騷動和麻煩是免不了了。


「你似乎因我的出現而嚇了一跳,Why?Harold.」兩人的配合度高得令根瞇起了眼,剛才的場景簡直就像是芬奇和那個猴子探員的相處模式,她一向相信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更何況連她的上帝那樣的奇蹟都被創造出來了,可現在的情況就連她都有些跟不上了,或者更確切的說她可不想接受這樣的事態發展。


這怎麼可以?肖不論是內在還是外在都是那麼的美好!況且跟誰換都好就是不能跟那隻高猴子交換身體!


棕色的大眼一下子被瞪到不能再大,里斯和芬奇有點拿捏不定,根的行為模式一向異於常人,跳躍性的思考更令人趕不上她的行動,而此時他們更絕望地認為他們想要隱瞞的事已經暴露了,根轉動著眼珠的模樣就像是在消化某些已經確定的事實,芬奇和里斯對視一眼後帶著些無奈開口:「Samantha…...我想你已經猜到是怎麼回事了,我很......」


「Shaw去了哪?」突然地打斷芬奇的話,或者說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在聽的根急切的看向芬奇,而一瞬間感受到壓迫感的芬奇也下意識地回應:「帶著Bear去散步了!」拍了拍芬奇的肩根匆忙的離開地鐵站完全不願去多看裏頭裝著里斯的肖一眼。


聳了聳肩,里斯和芬奇在根離開後放鬆的舒了一大口氣,察覺對方與自己相同的反應時他們忍不住一起哈哈大笑了起來,就好像方才的窘境和還未解決的問題都不存在一般。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