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 we die unbloomed.

闌淵LanYun
歐美影視同人、原創。
Plurk:layrin

[試閱]KSM/EH/Man of Anxiety



【書名】Houseman
【作者】闌淵 Lan Yun
【封面繪者】Josie Frank/Ris
【CP】EggsyxHarry
【規格】A5
【頁數/字數】30P文字

 【收錄】Man of Anxiety (LanYun) 
             洗衣房的日常NC-17 (LanYun) 

【價格】100
【參與場次】10.17 INFECT感染2only  左包廂17

節錄Man of Anxiety/Lan Yun

        眼前所見的一切令伊格西感到難以置信,他只是像往常一樣在完成任務以後回到家中,但事情卻發生得毫無預兆且令他措手不及。這個時間母親通常會帶著妹妹出去散步採購,家裡應該是沒有人的,但在他打開門後卻看見一個男人手指拎著香檳杯細長的杯腳,姿態紳士而優雅的坐在他家的沙發上,下垂的唇線輕抿杯緣,還在伊格西進門後對他露出了微笑,姿態自然得彷彿他從來沒有「死過」一般。是的,這個男人的名字叫做哈利哈特,是一位金士曼的特務,或者說「曾經」是,一次的任務中他中了范倫坦所設的陷阱,在非個人意志之下達成了一場幾乎是一面倒的殺戮爾後死在了范倫坦的槍下。照理說是這樣沒錯的。

伊格西生來第一次質疑起親眼所見事物的真實性,他不禁伸出手來想藉著觸覺確認男人的存在,因不安及質疑而微顫的手在觸及男人的臉的同時縮了回去,然而卻馬上被另一隻手給抓住。

“Eggsy, Are you OK?”「哈利」皺起眉頭擔憂的看著伊格西怪異的舉動及顫抖的手。伊格西的身體隨著那標準的英式口音一震,慌忙的收回被「哈利」握在手中的手腕,生怕被對方察覺到自己的迷茫,他從懷中抽出槍來指向「哈利」的額側,抬起雙手,男人做出了投降的手勢,臉上卻帶著好整以暇的笑。「你是誰?為什麼會......為什麼......?」放下了槍,伊格西腦內一片混亂,身為金士曼的特務在這種情況不明的勢態之下他更應該保持冷靜,但目前所面對的對象卻令他不禁喪失了過往的訓練成果,一步步的向後退,他希望距離能夠讓他的腦袋有空間釐清現在的狀況,這究竟是陰謀還是......夢?

哈利從沙發上站起並走向伊格西,他的動作令伊格西再度警戒了起來,正當他準備舉起槍時哈利搖了搖頭,低沉的聲音徐徐的道 "Calm down, Eggsy."身體在聽見那道嗓音的同時一僵,就在這一瞬間,哈利大步向前,靈敏的閃身至伊格西的身後,箝制住他持槍的手並將他手上的槍奪去扔到一旁,伊格西很快的反應過來,抽離哈利的牽制後反過來伸手鎖住他的後頸,膝蓋向著他的後膝用力一頂,哈利隨即被他壓制在沙發的椅背上。

「你假扮成......這副模樣有甚麼目的?體型、長相......甚至聲音都極為相像......」伊格西的內心正在左右搖擺,他不知他應該相信還是質疑眼前人的真實性,但怎麼想都不合理,當初他透過哈利眼鏡上的攝像機看到了全部的過程。「伊格西,你真的認為我是假貨嗎?」男人沉穩的道。

壓在哈利背樑上的手臂顫抖得幾乎要脫力。

「我......我親眼見到了、我明明親眼見到了,你被范倫坦......射殺的那一瞬間......」伊格西的聲音哽咽,要他親口說出哈利被殺的事實對他來說就像在已經深能見骨的傷口上再畫上幾刀一般殘酷,忍住心口感受到的痛楚,他定下神來質問被他壓在身下的男人:「你要怎麼讓我相信你?」男人並不反抗,即使他能夠輕易辦到,以他的身手單憑伊格西根本無法拿下他。

維持著被壓制住的情況,男人平穩的道:「我想你們並沒有找到我的屍體,對吧?」伊格西默默點頭,他們在除掉范倫坦後四處搜索卻怎麼都找不到哈利的屍體。「Valentine並沒有殺我,更準確的說法是他射偏了所以沒有徹底的殺了我,你該不會真的認為那種鱉腳的槍法殺得了我吧?」話語中帶著不屑,這還真是低估了他。

伊格西回想起自己曾經說過那個男人是天才,而他也確實是天才,但他雖然是個資訊及商業方面的天才卻絕對不可能善於射擊,范倫坦痛恨暴力且懼怕血腥的場面到了見到自己的血都會嘔吐的程度,雖說這樣的一個人曾經計畫讓世上的人們相互殘殺來達成他所謂的物盡天擇,但他確實並不擅長利用自己的手奪取他人性命。可是這些還不足以讓伊格西信任他。

「這麼長一段時間你到哪去了?」這樣的時間點太奇怪了。

「我被擊中後確實受了相當程度的重傷,之後范倫坦讓他手下的那些......嗯、士兵把我的屍體處裡掉,他們似乎對Valentine的槍法很有信心,又或者說太小看我了,他們沒有確認我究竟死透了沒有,又或著認為我就算還活著也命不久矣,畢竟他們正打算將我從幾千尺的高空中拋入荒山。「醒來後我發現自己被裝在黑袋子裡,嗡嗡嗡的聲響透露了我正身處在直升機上,掙脫出袋子解決掉了兩個嘍囉後我正打算回到店裡去,卻在正要進入城市前發現人們的情況不對,就像我在教堂經歷的那樣,於是我循著飛機的座標紀錄來到范倫坦在山中設立的秘密基地,這稍微花了點時間,然而在我到了那處基地後卻發現事情已經結束了。」哈利向伊格西一一解釋清楚,即使伊格西手上的力道一點也沒有放鬆,他的語氣卻如常的沉穩坦然,就好像伊格西施加在他身上的力道不存在似的。

伊格西陷入了沉默,一切聽起來都很合理,他也一直無法相信那麼強大的哈利在最後竟然這麼輕易的死去,那應該要更加高雅、更加戲劇化並且具有他的風格,就像酒吧中的那場架一般,紳士特務易如反掌的掌控全場卻極為低調的退了場,不讓任何無關的人察覺他的存在,他並不需要他人的感謝及歌頌,他只是保持著紳士的風度行走在自己的道路之上。

「為什麼不馬上回來?」伊格西開口,聲音有些哽咽,手上的力道也逐漸放鬆,他想著或許可以相信他。
「因為你成為了新的Galahad,而且做得很好。」哈利坦然道,當他看到伊格西的成長時他真的覺得可以將這個重任交給他,而他或許也到了應該休息的年紀了。

「難不成這也是回報的一部分嗎?你明明知道你的存在對我來說比甚麼都要重要,我隨時可以將這個稱號還給你。」伊格西忍不住咬牙,任何東西都比不上哈利仍「活著」這件事重要,但哈利顯然並沒有認真看待伊格西在那屬於師徒的24小時中對他表露的心情。 

「不,前任的Galahad已經『死了』。」標準英倫口音的抑揚頓挫就像高級瓷器碰撞在一起的聲音一般悅耳,但話中的意義卻不是那麼容易令人理解。「你到底......」伊格西鬆開箝制哈利的雙手,他對他的話感到困惑。「我是Harry Hart,正在享受退休生活的中年紳士。」轉過身將凌亂的衣領整好,下垂的唇線恰到好處的勾起,紳士的儀態不會隨著退休而遺落半分。

      雙手捧著溫熱的馬克杯,伊格西現在覺得心裡很不平衡,在他確認了哈利的真偽之後他就拖著哈利到了金士曼的總部去,然而不論是梅林還是現在身為蘭斯洛特的蘿西在看到他時都一點也不驚訝,這時伊格西明白了一件事,他是最後一個知道哈利還活著的人。

「嘿,E…...Galahad,別擺著那副臉色嘛!」還沒習慣稱伊格西為加拉哈德,她在中途改了口,蘿西尷尬的笑笑,她知道伊格西現在很生氣,早在梅林和哈利要求她不要將這件事告訴伊格西時她就預料到了,伊格西放下杯子賭氣道:「妳現在是在叫哪一個Galahad?是我?還是Mr.Hart?」似乎現在不管說甚麼都能夠刺激到他,蘿西閉上嘴,用視線向梅林還有哈利求救。

「咳咳!」梅林藉著清喉嚨的聲音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是哈利要我們別說的,他的錯。」然後把關係撇得一乾二淨,蘿西差點把口裡的茶噴出來,這話對於事態一點幫助都沒有吧?看向一邊的「前」加拉哈德,只見他心情愉快的品嚐著蘿西準備的甜點和金士曼特選的紅茶,濃厚而不甜膩的點心和紅茶香醇的味道讓他滿意的點了點頭,看上去一點罪惡感都沒有。粗魯的將盤裡的瑪德蓮蛋糕塞進嘴裡,伊格西決定藉由動作表達自己的不滿,雖說非常幼稚但哈利確實也因此而停下了用餐的動作。

「看來我有一點錯了。」用紙巾擦去嘴邊的碎屑,哈利正色道:「即使任務進行的不錯你卻還是沒有真正學習到紳士應有的儀態。」待滿嘴的蛋糕吞進肚裡後伊格西向哈利提議:「既然這麼認為的話由你來矯正我怎麼樣?」一半是賭氣一半是私心,現在金士曼留不住哈利了,他很害怕哈利會毫不猶豫的再度從他面前消失,所以不管用甚麼方法都好,他得留下他。

沒有立刻回答,哈利能看出伊格西的目的也能理解他的不安,但他不希望自己的存在會給這個前途光明的年輕人有太大的影響,他認為伊格西對他的情感都不過是對於引導者的崇拜所產生的不切實際的迷戀,這樣的想法甚至讓哈利覺得或許如伊格西所擔心的從他面前消失也是一件好事,最多、他想伊格西最多也只是難過一陣子,他認為他足夠堅強也足夠聰明,畢竟是讓他寄予厚望的孩子。

或許,在讓他成為一位徹底的紳士之後。「明天開始到我家來住一陣子,直到我認可你是一位稱頭的紳士為止。」「住……你家?」伊格西有些詫異,懷疑著是不是自己聽錯了,他以為那一次逾矩的行為之後會讓哈利決定跟他保持距離。

「有異議嗎?」哈利挑起眉,大有不要就拉倒的意味在。

「不、沒有!絕對沒有!我非常樂意!」興奮的從位置上跳了起來,伊格西開心得就像一條被主人允許到床上一起睡的黃金獵犬一樣,就差沒有一把撲到哈利身上用舌頭舔他了,而這樣的動作同時也引來了哈利的側目以及蘿西和梅林的竊笑。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