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 we die unbloomed.

闌淵LanYun
歐美影視同人、原創。
Plurk:layrin

The Hobbit同人/瑟巴【Desire You】/本子資訊及試閱2



【書名】Desire You
【作者】闌淵 Lan Yun
【封面繪者】Josie Frank
【CP】瑟蘭督伊x巴德
【規格】A5
【頁數/字數】2萬± (純文字 含少許R-18內容)
【價格】130元
【參與場次】10.17 Infect感染only2 左包廂17

【通販】通販相關資訊將會在場後發佈,如果希望透過郵件得到相關通知還請填以下印調單!

 

試閱2 內容:


        和瑟蘭督伊建立了同盟關係後巴德本應減少的壓力卻反倒增加了,原因無他,只因瑟蘭督伊突然邀請他一同用餐,但在用餐時卻是一言不發,讓巴德提心吊膽的生怕他突然丟出什麼難題來。

 
 

「餐點不合胃口嗎?」磁性的聲音一把將陷入各種無端猜測的巴德拽了回來,碧藍的瞳孔透露出些許的不悅,似乎對於巴德的出神很不滿,用餐巾拭去唇邊的酒液,瑟蘭督伊等待著巴德的回應。

 
 

「欸?是!......啊!不是!」心中大感糟糕,這話回得可不恰當,巴德有些亂了方寸,神經緊繃過頭反倒讓他腦袋亂成了一團,好不容易開了口卻說錯了話。

 
 

「比起現在這副戰戰兢兢的畏縮德性,我更欣賞那時大言不慚向我宣言的男人,至於餐點都是我吃慣的,如果你不喜歡的話我可以讓他們幫你換一份合你胃口的。」將生菜以及燻雞送入口中,垂下的眼睫遮掩了眸中的情緒,巴德卻能從他的話語中感受到輕蔑的味道。

 
 

就瑟蘭督伊而言,比起刻意表現出來的恭敬姿態,他更中意巴德那些稍嫌粗鄙的舉止,這一點很詭異,他注意到了,不同於當初那僅僅一秒的眼神交會,在正式接觸後這個男人身上的特質吸引了他,所以他願意多花一點時間在生命短暫的人類身上。

 
 

或許會有些不同也說不定,他猜測著,即使他還無法確定是甚麼原因讓他有了這樣的想法。

 
 

勺了口充滿番茄酸甜滋味的蔬菜湯吞入食道,巴德藉著這樣的動作壯了壯膽,收起無謂的猜想道:「是我失態了。只不過......有所顧慮的是您才對。」壓低語調,巴德儘量表現得謙遜。

 
 

「喔?怎麼說?」放下餐具,瑟蘭督伊挑起了眉,平穩的語音稍稍上揚,姿態高傲的要巴德做出解釋,同樣放下餐具,巴德正襟危坐的開口:「這實在不是吃飯的氣氛,我可不認為您找我來僅僅是要我陪您一同用餐。」

 
 

提起酒杯啜了一口,他毫不掩飾的打量著巴德,自從來到河谷鎮起他就感覺到這個男人的目光總是聚焦在他的身上,固執的在他身上打轉著,像是極欲藉由視線穿過他的心口和腦袋去窺探那裡頭所放置的、所思考的是什麼,意外的是他並不厭惡這樣徒勞無功的探尋,男人眼中倒映出他的身影的感覺很好,原因不明,但他樂在其中。

 
 

「那麼你認為我想做些什麼呢?」所以他很樂意繼續看著他面對自己時傷透腦筋的樣子。

 
 

巴德一頭霧水,他不明白瑟蘭督伊一舉一動之間的目的,唯一能確定的是這絕不是單純的晚餐邀約,但他也不明白自己身上有甚麼東西需要讓他以這種拐彎抹角的方式才能得到,身為密林之主的瑟蘭督伊一旦開了口,想來會拒絕他的人也沒幾個,不因別的,僅僅出於他的身分以及與眾不同的魅力就沒有幾個人能夠拒絕得了他,至少他可以確定自己必定無法拒絕他任何的要求,他的行為太不合理,以致於巴德始終理不出頭緒來。

 
 

「我不知道。」巴德老實道。

 
 

「我並不討厭你的耿直。而實際上我只是好奇難纏的史矛革是怎麼死在你的箭下的,我想你應該不會不願意告訴我吧?」聳聳肩,瑟蘭督伊隨口扯著幾秒之前才想到的藉口。

 
 

「只是這樣?」但巴德仍舊感到懷疑,瑟蘭督伊感興趣的僅僅是這個?

 
 

提起酒杯啜了一口,瑟蘭督伊帶著笑回道:「不然你認為應該是怎麼回事呢?」

 
 

巴德語塞,他開始質疑到底是自己緊張過頭而開始疑神疑鬼的還是瑟蘭督伊僅僅是享受於把他弄得緊張兮兮的樂趣之中,又或許是他真的太緊張了,與那雙懾人的眼眸相視總是讓他難以泰然自若。

 
 

碧藍色的雙眸每每與他相視之時他便感覺自己即將被吸入一個不可思議的境地,沉醉淪陷在那雙清冷幽深的瞳眸的最深處,對方將目光投射在自己身上的每一秒都令他感到緊張與不自在,好像總有甚麼話想脫口而出卻往往在要開口的時候發現腦袋一片空白,而那道沉穩冷然的聲音總是適時的將他拉回現實。

 
 
「沒有食慾的話不如隨我出去走走?」 


回神才發現精靈王面前的餐盤已經清空,修長的手指輕拈著餐巾正擦拭著嘴邊的酒漬,微勾的唇角表露出些許笑意,那雙發亮的眼睛彷彿偷了腥的貓那般透出了一絲得意,態度輕鬆的向他提議,匆忙的將拿在手上把玩的餐具放下,巴德向瑟蘭督伊致了意表示願意與他同行。


離開溫暖的營帳一接觸到外頭冰冷的空氣巴德便不禁縮了縮肩膀,瑟蘭督伊則不著痕跡將披肩裹的更緊些,精靈王的營帳距離其它精靈士兵以及人類的區域較遠也較為靜僻,他維持著適當的距離跟著瑟蘭督伊的腳步向另一邊的營區走去。

 
 

夜晚的天空被閃耀的星子點綴著,炫目得令巴德想起了那一夜被史矛革的焰火燒盡的長湖鎮,那個生養了他以及他的孩子的城鎮如今已燃成灰燼再回不去了,可只要他最重要的孩子們仍在身邊他就沒有多餘的時間去哀愁那些已然無法改變的過去,因為他們才是他最為重要且必須守護的事物。

 
 

早已用過晚餐的精靈士兵以及長湖鎮民正在進行今日的最後一場操練,幼小孩子們掩不住對貌美精靈們的好奇心在一旁嘰嘰喳喳的圍觀,婦女們一面看顧著孩子一面將剛才用餐時造成的狼藉收拾乾淨,戰前的氣氛雖然緊張但卻是一幅令人感到溫暖的景象,人們互相扶持的景況令巴德感覺身邊的溫度似乎較剛才上升了一點,燈火搖曳,黃色的光映在人們消瘦的臉龐上反倒為他們提點了精神,可也不是所有人都會為之動容。

 
 

        「走了。」

 
 

沉冷的聲音像是重鐵一般冷澈的刮過,瑟蘭督伊轉身自他面前走過,銀灰的袍角隨著他的步伐輕盈搖曳,傲然高雅的身影卻背負了滄涼森冷的氣息,看似平靜無波的雙眼蘊含著一絲酸澀。

 
 

巴德不懂瑟蘭督伊眼中的孤寂從何而來,他明白自己的立場,他不應該感到好奇更不該試著去碰觸那些精靈王拒絕讓人觸碰的部分,但他卻止不住挖掘那些由來的衝動。

 
 

喉嚨乾渴難耐得讓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他幾乎要忍不住試探瑟蘭督伊,很久沒有這種極欲想去了解一個人的心情,他想搞清楚那個人的任何一個表情、任何一個動作都是出於甚麼樣的理由。

 
 
他想不起來上次有這種心情是甚麼時候的事,或許連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都還弄不清楚,但這些念頭直搔得他難以忍耐。他絕不是個好奇心旺盛的人,但總是有些人會推翻他心中的定向,而他所能肯定的是瑟蘭督伊絕對是箇中翹楚。 


评论(2)

热度(13)

  1. 喬西凡克Lest we die unbloome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lank Br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