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 we die unbloomed.

闌淵LanYun
歐美影視同人、原創。
Plurk:layrin

Bay Watch Mitch/Matt Co-operation

海岸邊的酒吧裡人聲嘈雜,桑瑪穿過聊天嬉鬧的人們來到吧檯邊,毫不意外地看到麥特安靜的坐在吧檯邊喝著悶酒,手邊是一罐12年的純麥威士忌。見著這情況桑瑪大步的走向了男孩並驚呼:「麥特,我的老天,你會殺了自己!」搶過麥特剛滿上的半杯酒並沒收那罐已經少了三分之一的純麥威士忌。

 

也不在意桑瑪搶走了手上的酒杯,喝得半醉的麥特笑了開來,口齒含糊地說著沒人聽懂的話,但桑瑪認得這個笑容,顯然麥特已經醉得神智不清了。放任好友自顧自地傻笑,桑瑪接起C.J.的來電,她之所以知道能在這裡找到爛醉的年輕男孩都是靠金髮女孩在鄰居間建立起的社交網。

 

「C.J.,我來不及阻止麥特,看他的清況也差不多要把胃給吐出來了。」不等C.J.開口她就主動報告了狀況,聲音中帶著些無奈與苦惱。

 

        雖然桑瑪和麥特視彼此為重要的朋友,但也明白以麥特個性根本不會願意和任何人分享他的情緒,思及至此桑瑪突然靈光一閃,或許有一個人有辦法,而同時間C.J.也道出了她的想法:「那就更容易了,送他去米奇家。」

 

「......你簡直是天才!」驚訝於隊友和自己的默契,桑瑪忍不住開口稱讚了她有著金髮大胸的刻板象徵卻絕對不是個傻妞的朋友。

 

「噢、謝謝,我知道。」對於來自電話另一頭的吹捧非常滿意,C.J.拉高音調得意的回應。

 

+

 

「嘿、醉鬼,下車吧!」桑瑪搖了搖睡著的麥特催促道,只見他勉強睜開眼一臉茫然地看著四周。

 

「桑瑪,這裡是哪?」艱難的開口,受到酒精浸潤的喉嚨現在反倒變得乾涸,麥特在看清眼前的建築後一愣:「為什麼來這?我早就搬出去啦!記得嗎?」

 

「那不重要,總之你給我下車。」推了下他的肩膀,桑瑪態度強硬並且顯然不打算回應麥特的問題,疑惑的摸了摸鼻子但仍舊乖乖聽話,下車的過程稍微有些波折,原本在短暫休息後稍有緩解的酒勁在麥特從桑瑪底盤加高的小卡車上跳下地後一股嘔吐感湧了上來,他摀著嘴憋住那股不妙的感覺,沒想到這時候桑瑪按了兩下喇叭後一個俐落的迴轉便丟下了他。

 

「喂、別走啊!桑瑪!?」 不明所以的麥特捧著肚子追了幾步後就看不見車子的影子,這是他第一次看到一向穩重的桑瑪把車開得如此野性,然而很快他就沒有餘力去探究這個問題,身後熟悉的聲音徹底的轉移他的注意力:「麥特?這麼晚你有甚麼事?」黃色的背心遮蓋住了一部分由胸口延伸而出的圖騰刺青還有精壯的肌肉線,帶著陽光般暖意的眼睛關切的望向他,麥特說服自己突然無法思考只是因為酒精的後勁作祟。

 

「你沒事嗎?嗨?」見他毫無反應,米奇走近小了自己一號的年輕男孩並輕拍他的肩關心道,感覺到放在他肩膀上的溫暖掌心,麥特一下子回過神來,然而於此同時湧上來的是原先稍減的吐意:「呃、那個......」他想叫米奇離他遠一點,但從食道一鼓作氣衝出來的嘔吐物卻沒打算給他這個機會。

 

「嘔......噁......!」 帶著胃液酸臭味的嘔吐物噴了米奇滿身,他嚇得向後退才反應過來罵出聲:「Aw......FUCKYOU!Matt?!」

 

「......對不起、呃......嗚!」發現自己吐在米奇身上的麥特驚慌的道歉,卻依然止不住接連而出的嘔吐物。

 

「喔、閉嘴,麥特。」米奇傷腦筋的扶著額嘆息,最後只能無奈地將終於把胃裡的嘔吐物吐乾淨的麥特拎進自己的浴室沖洗。

 

+

 

 當麥特察覺自己似乎被桑瑪出賣時他已經在不知不覺間被米奇剝個精光且待在他的浴室裡頭。另一頭米奇正在洗手台上將兩人衣服上的嘔吐物沖掉接著丟進洗衣機裡清洗,而且和他一樣赤身裸體,這詭異的情況驚悚得讓他不知該如何應對。

 

手機訊息聲響起,無計可施的麥特姑且當作轉移注意力,但滑開鎖屏卻只見桑瑪傳來一張兔子掀開被子邀請另一個人上床的圖片,他立刻以亟欲吐血的心情關掉手機畫面,看來他不僅是被出賣了,根本就是被最好的朋友推入火坑之中!

 

大個子總算把那一堆散發著惡臭的恐怖玩意處理完,回過頭卻見那個麻煩製造者站在一邊盯著手機,神情看起來莫名的凝重,他困惑的眨了眨眼開口詢問:「麥特?怎麼了?不是讓你先去淋浴嗎?」

 

米奇這一喊嚇得麥特不小心把手機給扔了出去,慌忙地彎下腰撿回手機卻在抬起頭時近距離和米奇的小米奇大眼瞪小眼,麥特向後跳了兩步大叫:「你就不能至少穿上褲子嗎!」

 

「都是男人有什麼好介意的?」米奇皺了皺眉,只覺得麥特真是小題大作,你也有我也有的東西是有甚麼好尷尬的,抬手抓起蓮蓬頭就向他噴水。

 

突如起來的水柱令麥特猝不及防,只能勉強的用手掌遮蔽,直到他狼狽的搶過米奇手上的武器時已經全身掛滿水珠,小麥色的手掌梳過濡濕而貼在額上的頭髮。見大個兒向他勾手挑釁,深色的細眉高高挑起,好勝的麥特自然不會敗下陣來,一下子兩人在不大的浴室裡頭戰得不可開交,米奇拉過水管應戰,要不了多久兩人都已全身溼透撐著膝蓋微喘著氣。

 

兩道不同的笑聲伴隨著不大規律的氣息交錯著,米奇站直身體卻不經意的瞥見麥特跨下硬起的小兄弟,帶著些笑鬧的態度捶了下男孩的肩道:「嘿、不是吧你!」臉尷尬的一紅,眼睛不自覺飄向了米奇的下半身發覺對方的狀態和自己也沒甚麼區別,嘴角勉強掛上假笑掩飾自己的虛心指向對方的兩腿間戲謔的嘲諷:「你精神也不錯,不是嗎?」

 

狹小的空間陷入一陣尷尬的沉默,他們忍不住錯開視線,誰也不知道該說些甚麼打破這片怪異的凝滯,更不確定這種詭異的氣氛是怎麼開始的,麥特想起方才桑瑪傳給他的兔子表情符號心一橫索性豁了出去,脫口道:「要我幫你嗎?」他向高大壯碩的男人靠近,淺色的雙眼有意無意的攫取男人的視線。

 

「什麼?」米奇為突然轉變的氛圍一滯,有些不確定對方話裡的含意,還有自己為什麼突然怎麼也移不開視線。

 

挑染成金色的髮絲散落在那片飽滿的額頭上,青年恍若海水的淡藍雙眼在水珠的點綴之下比以往更加令人神往。米奇一直都很清楚布洛迪有一張精緻的臉孔和漂亮的眼睛,但這卻是他第一次覺得那片嘴角微微勾起的薄唇和覆蓋住眼瞼的纖長睫毛十分好看,或許這是他第一次認真地欣賞這張臉、仔細地描繪它。

 

「我說、我幫你如何?」青年微啞的聲音蠱惑著他,亦透露出一點熾熱的難耐,手掌貼上他的胸口,指尖挑逗的劃過他的肌膚最後停留在他的腹部上頭,米奇能夠明確的感受到麥特的指腹所傳遞的溫度,麥特淺色的目光向下流動,裏頭帶著笑他幽幽的說:「哦......或者我們可以互相幫忙。」

 



 

心裡一個嘎吱,米奇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便宜了這個小鬼一回,一個大男人罕見的覺得自己似乎吃了虧,留下滿腹的疑問。

 

麥特脫離米奇的懷抱,故作鎮靜的拿起旁邊的浴巾擦乾自己,天知道他緊張得都快把心臟也吐出來了,總算是沒讓米奇察覺他的想法,長期營造出來的玩咖假象顯然為此增加了不少可信度,只不過桑瑪知道這件事恐怕會罵死他吧?

 

+

 

「你得停止這個。」米奇坐在床頭翻著書,臉上甚至還帶著一副相對於他顯得太過小巧的眼鏡,沒頭沒腦的迸出了這句話。

 

「你是指......?」麥特單腳跳了兩下將自己塞進牛仔褲中隨口答道,無論米奇要說什麼,他敢肯定那一定是說教。

 

「我不知道你有什麼煩惱,但灌醉自己不能解決你的問題。」不出所料的一本正經,不過這次麥特有別的看法。

 

「......這你可說不準。」套上已經烘乾的上衣,麥特兀自得意地回道:「至少這次結果是好的。」

 

「什麼意思?」米奇皺起眉,看上去對他的答案不大滿意,麥特看向他被薄被蓋住的下半身意有所指地眨眼,調笑的眼神令米奇忍不住縮了縮身體,不、他絕對只是一時糊塗才會和這個臭小鬼發生那樣的事,絕對、不會有第二次了!

 

 

 


评论(2)

热度(9)

  1. 阿燕。Lest we die unbloomed. 转载了此文字
    前天才看完電影 今天終於挖掉糧食了(大哭
  2. PetrovaLest we die unbloomed. 转载了此文字
    妈呀没想到还能吃到这对!!!暴风哭泣给太太打call!!!要继续产粮哦!!!!!